Tag: 二号站推荐吗?

1号站福利_新天药业预计一季度归属净利润下降逾七成

北京商报讯(记者 刘凤茹)4月12日晚间,新天药业(002873)披露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250万元至350万元,同比下降79.82%-85.58%。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新天药业称”2020年第一季度,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延迟复工,短期内物流、人员返岗受阻,医疗机构的诊疗服务受到影响,许多患者取消或者推迟就医,医院门诊量下降,药品终端需求受到明显影响,导致公司产品市场销售额下降,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出现下降。随着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公司产品市场销售正在逐步恢复正常,未来盈利将得到改善“。

2号站平台怎么注册_碧桂园2019年度业绩出炉:连续4年正现金流净 借贷比率降至46.3%

 3月27日,碧桂园披露2019年度业绩报告。2019年,碧桂园实现总收入4859.1亿元,同比增长28.2%;毛利1266.4亿元,同比增长23.6%,净利润612亿元,同比增长26.1。此外,碧桂园的现金回款为5898.6亿元,连续4年实现正净经营性现金流,而净借贷比率保持在70%红线以下的“纪录”则维持了12年。从财务数据上看,碧桂园继续保持行业领跑优势。   规模、利润双增长 碧桂园今年的业绩依旧亮眼。年报显示,2019年度碧桂园共实现归属公司股东权益的合同销售金额约人民币5522亿元,归属公司股东权益的合同销售面积约6237万平方米,同比分别增长10%和15.2%。 自2018年7月起,碧桂园仅对外公布权益销售数据,不再公布全口径销售数据,这种把属于合作对象销售额剔除在外的“操作”,也可以理解为其对于规模排名不再执着。然而,即便是权益销售额,碧桂园的“数字”也超过大多数房企的全口径数据。 除销售“数字”高企,碧桂园的其他财务数据也保持行业领先水平。年报显示,碧桂园于2019年实现总收入约为人民币4859.1亿元,同比增长28.2%,其中97.8%的收入来自物业销售(2018年:97.4%),2.2%来自建筑及其他分部(2018年:2.6%);实现毛利约为人民币1266.4亿元,同比增长23.6%;净利润约为人民币612亿元,同比增长26.1%;公司股东应占利润约为人民币395.5亿元,同比增长14.2%;公司股东应占核心净利润约人民币401.24亿元,同比增长17.6%。 于2019年,碧桂园集团基本每股盈利为人民币1.85元,同比增长14.9%。董事会建议派发末期股息每股人民币34.25分,同比增长13%,全年合计每股派息人民币57.12分,同比增长17%。 “漂亮”的成绩单离不开销售的基础,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房企们的销售业绩均不同程度上受到影响。2020年2月,碧桂园共实现归属本公司股东权益的合同销售金额约人民币209.2亿元,较2019年2月同比减少49.97%,归属本公司股东权益的合同销售建筑面积约252万平方米,较2019年2月同比减少50.43%。 面对未来不确定性,碧桂园也有着笃定的判断。在今天的发布会上,碧桂园集团总裁莫斌表示,我国“房住不炒”的主基调没改变,但城镇化势不可挡,因此集团对市场前景谨慎乐观,相信集团凭借在全国广泛而均衡的布局,以及精准科学地投资策略,可以实现全周期综合竞争力的提升,做强做优。 据莫斌透露,截至2019年末,碧桂园不含增值税的已售未结转收入达7158亿元,这在很大程度上锁定了未来两三年时间内业绩平稳提升空间。 净借贷比率连续12年低于70% 在规模和利润增长的同时,碧桂园的现金流持续改善。年报显示,碧桂园合并房地产销售现金回款约人民币5898.6亿元,自2016年起第四次连续在年末实现正净经营性现金流。 截至2019年末,碧桂园有息负债总额为3696亿(含银行及其他借款、优先票据、公司债券和可转股债券),其中需于一年以内偿还的短期有息债务约为1163亿,占总有息负债之31%,可以看出,一年到期的短期有息债务远低于可动用现金余额,覆盖比例达到2.3倍。 此外,碧桂园的净借贷比率为46.3%,同比下降3.3个百分点,这也自2007年上市以来,碧桂园连续12年将净借贷比率保持在70%的红线以下。 早在2013年,碧桂园便在财务制度上设置了两道安全红线:一是净借贷比率不能高于70%,二是可动用现金余额不低于总资产10%。在这两条安全红线的保障下,碧桂园在高速运转的同时,依然保持了较为稳健的财务结构。 土地储备方面,截至2019年底,碧桂园的项目已遍布内地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200多个地级市,拥有的权益可售资源约为24181亿元,其中73%的权益货值位于中国五大城市群(长三角/江浙沪皖,广东省,环渤海/京津冀辽,晋鲁蒙,长江中游/湘鄂,川渝)。 不过,从此次业绩发布会透露出的信号来看,碧桂园依然青睐于三四线城市。碧桂园管理层在会上表示,根据市场变化,从2019年开始,公司的土地项目投资已有了更明确的目标和策略。投资额度上,2020年将实行全面预算管理,购地支出根据公司的收入和支出情况进行动态调整,也会根据全国货量布局与全国市场分布的情况适当调节货量的布局。投资方向是坚定看好新型城镇化前景,坚持占领三四线、坚定下沉五六线、谨慎布局一二线。 多元化发展路径 处于“白银时代”,房企们也不再单纯“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虽然目前房地产销售依然是碧桂园的主要收入来源,但其“地产、机器人、农业”的多元化发展路径已初步成型。 与许家印的“造车”梦一样,杨国强也怀揣他的“机器人”梦。“这是一个科技繁荣的伟大时代,机器人正在积蓄澎湃的力量,未来的发展潜力不可想象。”在今年初碧桂园召开的2020年工作会议上,杨国强再次强调“机器人”的重要性。其表示,科技的进步正不断冲击着各行各业,并给人类社会生活带来深刻的变革。 在此次业绩发布会上,莫斌也喊出了“紧跟时代脉搏,未来拥抱高科技”的口号。 梳理发展脉络,2018年7月,碧桂园的机器人事业开始“起航”,广东博智林机器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智林”)作为碧桂园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以机器人本体及其核心零部件、相关的机器人核心技术以及智能机器人系统的研发、智造、运营为业务内容。 2018年9月,佛山市顺德区政府与博智林签约,双方共同打造10平方公里的“机器人谷”,预计2023年建成。彼时,杨国强对外宣称,碧桂园计划五年内在机器人领域投入至少800亿元,并计划引进一万名全球顶级机器人专家及研究人员,打造机器人全产业链高地。 年报显示,目前博智林已招募了3256名国内外优秀研发人才,集中开展重点产品研发、关键技术攻关,现有在研建筑机器人50款,其中32款已投放工地测试,其安全性和工作效率相比人工作业大大提升;累计递交专利申请1843项,获授权32项,在关键领域拥有一批自主核心技术。正如杨国强所提及:“只要科学谨慎地谋划,我们机器人事业的成功对于集团地产业务将是如虎添翼,为投资者创造巨大价值。” 莫斌称,在碧桂园的计划中,未来机器人还将承接房屋建造中的更多任务,并被应用到物业管理、餐饮、医疗、农业等多个领域,成为公司未来发展的强大助推力。 2019年,碧桂园提出“为全世界创造美好生活产品的高科技综合性企业”的新定位,如今,围绕持续做强的地产主业,博智林机器人、现代农业、碧优选以及机器人餐厅所组成碧桂园高科技产业版图,已初具雏形。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王寅浩    

梓文二号站_2019年龙湖集团实现物业投资业务收入57.9亿元 贡献稳定增长收入源

2020年3月24日,龙湖集团(港交所股份代号:960)公布其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全年业绩。 集团一如既往坚持稳步投资持有物业的战略,天街、冠寓等物业投资业务扎实推进。2019年实现物业投资业务不含税租金收入57.9亿元,同比增长41.5%。商场、冠寓、其他收入的占比分别为79.0%、20.3%和0.7%。 2019年,集团新开业商场达10座,合肥、南京首座天街开业运营,全国范围内累计开业商场达39座,已开业商场建筑面积377万平方米,整体出租率98.5%。商业租金增长31.9%至47.5亿元,同店增长达到19%;商场销售额为267亿元,同比增长25%;全年平均日客流154万人次,同比增长23%。通过空间的蝶变、场景的新生和内容的运营,年内开业的成都滨江天街、杭州西溪天街、上海华泾天街等多个商场,均取得接近100%出租率的理想成绩,成为众多消费者的欢乐入口。 除商场外,集团积极响应国家“租购并举”政策,旗下租赁住房业务龙湖冠寓,着眼于满足新世代年轻人群需求,已陆续在全国30余个高能级城市开业运营。截至2019年底,冠寓累计开业房间数量达7.5万间,租金收入11.7亿元,同比增幅150.6%,整体出租率为77.4%,开业超过六个月的房源出租率为87.3%,位居集中式长租公寓品牌指数排行榜第一名。

1号站福利_绿城中国:2019年归属股东净利润24.8亿元 同比增长147.3%

北京商报讯(记者 董亮 王寅浩)3月23日,绿城中国披露2019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期内,绿城中国取得总合同销售人民币2018亿元,较去年增长29%;取得收入人民币615.93亿元,较去年增长2.1%;股东应占利润为人民币24.8亿元,同比增长147.3%,股东应占核心净利润为人民币43.36亿元,较去年上升14.2%。 报告期内,绿城中国新增项目54个,总建筑面积约1236万平方米,预计可售货值达人民币2057亿元,总土地成本691亿元,其中绿城中国支付的为523亿元。 于2019年12月31日,绿城中国的银行存款及现金(包括抵押银行存款)为人民币518.94亿元(于2018年12月31日:人民币482.19亿元);净资产负债率为63.2%,持续保持在合理水平。 截至2019年底,绿城中国每股基本盈利人民币0.55元,较去年增长205.6%;董事会建议宣派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末期股息每股人民币0.3元(2018年:每股人民币0.23元)。

梓文二号站_多方承压下,写字楼市场何去何从

2019年落幕,写字楼市场答卷已展现在大家面前,整体表现较为黯淡,投资市场可圈可点。2020年伊始,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写字楼市场即将面临新的压力,办公楼宇的运营也将面临较大的挑战,短期内市场将持续处于调整期。 市场吸纳能力不足 此次疫情的突发对写字楼供需两端的影响显著。在供给端,截止到2020年1月底,北京、上海、深圳3个城市写字楼共交付31.64万平方米,需求端共吸纳25.09万平方米。新增供应延迟交付、企业延迟复工都将对写字楼市场供应和吸纳造成负面影响。 表:2020年1月北、上、深写字楼数据 数据来源:中指数据写字楼版 此次疫情波及范围较广,酒店、餐饮业、旅游业、制造业等受疫情影响较大。从短期来看,市场需求可能会受到重创。另一方面,2019年写字楼市场主力租户以科学研究类、商务服务类、批发零售类、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类为主。其中,科学研究类、信息技术类、金融类等专业服务类行业在疫情下受到的影响较小。虽然办公市场目前表现不佳,但市场前路仍然可期。 图:北、上、深主要行业写字楼租赁数量占比 数据来源:中指数据写字楼版 提升项目自身条件应成为业主主要竞争手段 经此一“疫”,办公环境及安全管理将成为关注的焦点,例如写字楼的空气净化设备、安全监控设备、物业公司的应急能力等。从业主层面讲,这次疫情为业主们提供了新的服务思路,办公方式多元化、办公场景灵活化会成为以后租赁市场的主要诉求。在以后的租赁服务中,业主或许应该考虑提供更具有柔性及灵活性的租赁条款、办公空间和服务来协助客户应对突发事件,从而提高项目竞争力。 投资市场仍有潜力,深圳占有很大优势 对投资市场而言,北京和上海一直是各类投资机构的集中地。近两年来,北京丽泽金融商务区正在逐步崛起,未来三年丽泽商务区将陆续交付108万平方米的写字楼项目,在周边设施逐步完善的积极影响下,丽泽商务区也逐渐吸引了更多投资者的关注。 深圳市2019年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2.7%,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12.7%,租赁和商务服务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10.0%,以上相关服务业的快速发展为写字楼市场提供了较为稳定的需求支撑。 长期来看,深圳市在大湾区建设产生的产业协同效应下,深圳第三产业将持续快速发展;而在深圳被定位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香港居民在大湾区购房放开新政等政策的影响下,深圳对国内外投资者的吸引力将进一步增大。 2019年对写字楼市场已然是“难过”的一年,2020年伊始市场行情又被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但祸兮福所倚,危机下同时也伴随着机遇。结合以上分析看,金融和科技企业将继续成为写字楼需求的有力支撑,同时系列政策的发布增强了各类企业信心,为写字楼市场带来新的发展动力。 精彩推荐:2020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研究成果发布会暨第十七届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家论坛

二号站总代 2号站娱乐直属登录_打补丁或一日游 70城出手涉房地产调控政策

机构统计显示,2月以来,近70个城市发布了涉及房地产调控的相关政策。有的城市政策发布后进行了“打补丁”,有的政策发布后“一日游”紧急撤回。业内人士指出,“房住不炒”基调不变,政策调控力度有限。 政策调整 3月4日晚,东莞市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新建商品住房销售价格申报管理的通知》,加强商品住房销售价格指导,项目申报价格明显高于周边同类在售项目价格或本项目前期成交价格不能做出合理说明的,暂停核发预售许可证或暂不办理现售备案。取得预售许可证或现售备案证书180天后,对未售出房屋的申报价格进行调整,调高幅度不超过5%,调低幅度不限。 此前,东莞市调整了公积金政策,对公积金贷款使用范围和期限有所放宽。其中,公积金最长贷款年限统一规定为30年;商贷可转组合贷;进一步放宽贷款申请人条件,压缩审批时限,对装配式建筑等三类情形给予上浮可调贷款,最高上浮20%。 同样是在3月4日夜间,《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广州市坚决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若干措施的通知》发布。与此前发布的通知相比,删除了“广州商服类项目不再限定销售对象,不再限定最小分割单元”。这意味着备受关注的广州“商服类物业限购解除”等相关政策被撤回。 此外,率先调低公积金首套房贷款首付比例的驻马店市,相关文件已从网站上撤回。 “房住不炒” 业内人士表示,各地发布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主要以降低房地产企业经营压力为主,包括减轻企业缴纳税费压力、适度降低预售条件加快周转等措施。从近期驻马店、广州等地政策的变动情况看,房地产调控难以出现明显松动。 业内人士认为,近期部分城市一些涉及购房领域的政策出台后又火速调整,显示出这些政策并不成熟,后续这类政策的发布将更为谨慎。地方政府制定政策应对潜在的市场反应等做出科学的评估。 业内人士指出,从目前金融系统释放的信号看,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连续性、一致性和稳定性仍是首要任务。 3月3日,人民银行会同财政部、银保监会召开的金融支持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座谈会暨电视电话会明确提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和“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要求,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的连续性、一致性、稳定性。 这是金融系统近期第三次类似的表态。近期召开的2020年全国银行业保险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提出,坚决落实“房住不炒”要求,严格执行授信集中度等监管规则,严防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银保监会近日就针对部分银行在房地产行业的违法违规事实进行了处罚。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此前表示,“目前房地产金融政策没有调整和改变,会对房地产市场融资情况进一步监测,动态掌握。” 精彩推荐:2020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研究成果发布会暨第十七届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家论坛

二号站招商顶尖二号站招商q_裁员、降薪、调整架构 楼市停摆下的房企自救行动

仕通人才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钺最近在辅导一批年轻的房企中高管人员。他给这些人的忠告是,早做准备,未雨绸缪。“房地产市场正在从增量转向存量,他们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在新的市场趋势里找到新的职业机会。” 上海索乐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聂勇钢,春节后收到很多房地产职业经理人委托,这些经理人普遍焦灼的是,目前房企工作不好找,求职流程也拖得很长。 从2月底,减员、降薪等一系列动作在一部分房企悄然出现,既有因组织架构优化所引发的人事大换防,也有因无力正常支付薪酬要求员工主动离职,还有中高管“自愿”降薪的自救措施。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下,追求高周转的开发商一面是销售下滑、回款受限带来的现金流危机;一面则是融资端收紧趋势没有明显松动迹象,来自人力、财务等成本的刚性支出必不可少。 部分资金紧张的房企迫切希望通过成本端节流,保住“救命钱”维持正常运转,减员降薪是他们为此“祭出”的一个策略。 早在2019年,部分房企就开始通过调整组织架构、提高人均效能等措施进行了一轮人员结构优化改革。在疫情影响下,这一改革得以延续并进一步深化,以应对当前危局及不确定的未来。 不过,由于员工薪酬支出在房企整体收入中占比很小,多位房地产业内人士表示,减员降薪带来的效果杯水车薪。 减员降薪 招聘放缓 按照原计划,在一家10强房企深圳区域工作的张琴的春节假期本应该于正月初七结束。 但受疫情防控影响,她的复工时间被推迟至2月17日。2月16日,张琴接到复工时间再一次推迟的消息。伴随而来的,还有人力资源部发放的一张 “关于2月份在公司实际到岗天数”的统计表。 人力资源的同事并未透露这张统计表到底作何用,但张琴和同事们有些担心。“我们私下都在猜测,这个统计是不是跟降薪相关,这些天陆陆续续听到同行裁员和降薪的传言。”张琴身边原本打算离职的同事,在这个春节后都推迟了计划,大家一致觉得,这种行情下,好的公司基本只出不进了。 张琴担忧并非空穴来风。这段时间王斌也危机感爆棚,他是一家龙头房企物业公司的员工,工作内容与科技产品销售捆绑在一起。“现在日子不好过,最近我们经常被领导拉去谈话,公司业绩压力大,逼着我们要有输出。”王斌1月份的绩效工资已经被扣了几千块。为了减少支出,他所在公司给大部分员工1月份的绩效都打了C。 “估计2月份工资也大概率会是这个样子。”王斌说,但现阶段他不敢考虑跳槽,“至少上半年不太好动,先求稳吧。” 王斌的危机感源于这家龙头房企在2月底启动的一轮总部与区域人事大换防。超过10个区域被合并,数个区域遭遇调整,区域高管的职位也响应随之变化。 该房企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原来一个省份设置几个小区域,各自都拥有一套管理班子和办公体系。区域合并后,管理层面,部分区域总裁转为副总裁,如果不满足于新职位,就可能出现离职或调岗;员工层面人员随之精简优化。 同样是这家龙头房企山东区域城市公司的陆颖,2020年1月,他所在项目取消了员工住房与餐饮补贴,以陆颖为例,两项补贴损失合计超过1000元,相当于每月收入降低了1000元。 随着2月销售持续下行,减员、降薪等的动作在房企间悄然显现。2月27日,凯德集团成为第一家公开宣布降薪的房企。从4月1日起,董事会成员和其他高管层自愿将董事费和基础薪资降低5%-15%;所有经理级及以上级别的员工冻结涨薪;其他员工不受影响。此举措将在6个月后或者疫情平稳后重新评估。 此前,关于四川房企中迪禾邦因无力支付2020年1月及2月的工资消息在业界流传,中迪禾邦要求员工在2月27日前按照先前协商方案主动离职,方可延期领取1、2月工资;如若在2月27日不主动离职,只发放1月份工资且会根据公司资金情况迟发或缓发。 “效能是地产企业永恒的话题,一般来讲,员工流动率保持在20%左右是正常的,其中,主动离职和被动淘汰通常各占一半。从目前大部分房企的考虑来看,不会出现因疫情而规模性裁员的现象,但不排除一些计划砍掉的业务模块会借此做剥离。”祥源控股人力资源副总经理张晓宇向经济观察报表示。 每年3、4月是房企招聘高峰期,根据张晓宇的观察,最近这段时间,各家房企的招聘节奏整体放缓了。他说,这个时间点,房企对于人员入口确实会比较谨慎,非价值创造岗位会减缓招聘速度,员工的跳槽也会更加慎重。 聂勇钢的一家企业客户,2019年销售额120亿元,2020年的销售目标最初定在200亿元,近期,该公司将预期下调至150亿元。这样一来,原本预计新增的编制会受到影响。“之前他们打算增设新区域,扩招副总裁,这种情况下,只能缩减高层人员和新区域人员的编制。”聂勇钢称,原本想扩大规模的一部分中小房企,基于战略调整又停下脚步,现在这是一种趋势。 不过,人员更替始终是一个企业内部的新陈代谢。聂勇钢合作的正荣、中南置地、中骏、旭辉等房企,还按照原来节奏在招人。 张晓宇也表示,对于一些核心岗位,或者不得不从外部引进的岗位,房企并没有取消外招,甚至对招聘标准和薪酬都有所拔高。 对于效益较好、融资成本较低、财务较稳健的房企而言,这个特殊的时间点,反而是抄底好机会,一是抄底土地,二是抄底人才。聂勇钢接触的很多职业经理人,目前叫价更趋于理性。以往他们对薪酬涨幅预期在30%-50%之间,但现在已经降低至10%-20%,有些甚至平薪也能接受。 中小房企的自救 过往多年,在房地产企业的薪酬结构上,固定薪资占比较高,房企在规模扩张时期,不得不通过高薪来弥补人才缺口,导致大部分年收入超过百万的职业经理人存在薪酬虚高的现象。 “其实房企都在研究如何来解决高管酬薪虚高问题,总额还是要给到,但薪酬的结构能否调整得更为合理。”张晓宇说,一家房企给予中高层管理者的总薪酬,往往包括薪酬、福利包、激励等多个维度,更多公司倾向通过调节长期激励支出来缩减整体预算。 即中高管的浮动薪酬比例会进一步提高,并与公司业绩、销售回款、利润等指标挂钩。以一个中层管理者的薪酬为例,过去固薪与浮动薪酬比通常维持在6:4或7:3之间;从2019年起,固薪占比逐步下降5-10个百分点,固浮比调整为5:5左右。 销售业绩下行时,这样的薪酬结构自然会受到影响。“一家房企如果薪酬真的降低,肯定先从中高管级别启动。”王钺说,很多中高管浮动薪酬与回款、拿地紧密相关,但最近一个多月房企经营面临不少压力,回款不理想,自然会出现薪酬调整。 经济观察报获悉,在疫情初期,国内地产百强企业也由HR部门针对各员工层级进行了一些问卷测试和电话访谈,50%的员工接受如行业整体下行,个人薪酬可以适度锁水,但比例需提前告知。整体调查结果呈现层级越高,接受度越高的特点。 张晓宇发现,在这个特殊节点上,对于中低层员工,部分公司采用应激策略,比如给予内部购房优惠来解决员工收入和公司销售两个端口的问题。 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无论是降薪,还是减员,与资金不无关系。对于房企而言,资金来源主要包括销售回款、融资所得,“回款是压倒一切的任务。”王钺告诉经济观察报。 疫情发生以来,诸多房企掀起一场线上销售争夺战,然而,由于转化率较低以及线下销售的停滞,大部分房企2月的销售回款几乎为“0”,但一系列刚性支出仍是压在房企身上的一座“大山”。 王钺说,在回款不景气的背景下,中小房企的日子越来越难过,资金链趋紧,融资融不上,土地拿不了,无米下炊,“只能在成本端压多少算多少。” 这些中小房企常用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将压力传递到建筑装修公司等供应商身上;二是从管理费用出发,采取裁员降薪的策略,根本目的还是希望尽可能的保住现金流。 聂勇钢观察到,最近正在减员降薪的几家房企,多数是资金较为紧张,或者走高杠杆路线的中小企业。他们要不业绩注水严重,要不就是将项目布局在三四线城市,在当前市场大势下,要维持正常运转肯定难度很大。 王钺说:“但说实话,减员降薪对于房企而言是杯水车薪。” 按照张晓宇提供的数据,在房企的总体收入结构里,管理费用占比介于2.5%-4%之间,其中有80%属于薪酬支出。如果对比其他财务科目,比如营销费用及成本,这部分管理费用并不占房企经营支出的主流。 64家百强上市房企平均单月员工薪酬约2.87亿元,平均利息成本约5.71亿元,两项刚性支出合计平均值约为8.58亿元。其中融资成本支出是员工薪酬两倍左右。 Top10房企员工单月平均薪酬支出约8.65亿元,Top11-30约3.01亿元,Top30后房企员工薪酬支出更是呈明显下降趋势。…

二号站怎么样_1月长三角地区住户部门贷款增加1705亿元

2月27日,央行上海总部发布2020年1月长三角地区货币信贷运行情况。 以下为全文: 2020年1月,长三角地区金融机构货币信贷运行总体平稳。受季节性因素影响,本外币各项存贷款增速有所放缓,企业信贷投放多增,住户部门存款增加较多。 一、1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13万亿元,外币贷款增加10亿美元 1月末,长三角地区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39.11万亿元,同比增长12.5%。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38.12万亿元,同比增长12.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1个和2.4个百分点。 1月份,长三角地区人民币贷款增加1.13万亿元,同比多增1469亿元。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1705亿元,同比少增742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238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1943亿元;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9800亿元,同比多增2467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2930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5551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000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173亿元,同比多减241亿元。 1月末,长三角地区外币贷款余额1435亿美元,同比下降5.1%。1月份外币贷款增加10亿美元,同比少增29亿美元。 二、1月份人民币存款增加1.23万亿元,外币存款增加95亿美元 1月末,长三角地区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48.88万亿元,同比增长8.8%。月末长三角地区人民币存款余额47.11万亿元,同比增长8.8%,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3个和0.2个百分点。 1月份,长三角地区人民币存款增加1.23万亿元,同比少增3938亿元。其中,住户部门存款增加1.31万亿元,同比多增1186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减少2819亿元,同比多减6560亿元;财政性存款增加499亿元,同比多增263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增加3043亿元,同比多增2003亿元。 1月末,长三角地区外币存款余额2567亿美元,同比增长5.3%。1月份外币存款增加95亿美元,同比多增34亿美元。 精彩推荐:2020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研究成果发布会暨第十七届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家论坛